小微企业拥抱数字经济各有途径

 ■此次大学生返乡小微企业调研的问卷统计数据显示,即便面对着更为杂乱的经济形势,48.1%的受访者对新一年的生意抱有期待和自信心,有34.2%的人还表达了2019年要扩展生意的愿景。

------------------------

 小店小厂小企业,一直是中国经济中十分重要但受重视程度较低的存在。在中国经济这艘巨轮上,国企、外企、上市公司就像是桅杆、船帆和螺旋桨,是速度和竞争力的体现;而私营单位和个别户则像消失在水下的船舱,是安稳的基座。假如短少了小店小厂小企业的活力,这艘行进的巨轮也会寸步难行。

 这个春节,来自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的30位大学生,在院校老师的辅导下,联合发起了一场南北大学生返乡小微企业调研:对运营小店小厂的小生意人做了一次“切片式”的一线调研,掩盖了10个省市的近20个城镇,触及数百家小微商家。

 通过调研后,这些大学生对小微企业及其运营者的形象逐渐明晰起来:第一次用上移动支付的小店东没必要再忧虑找零的麻烦;第一次使用信用借款的小厂老板没必要再为借款过多烦恼;第一次享用到政策盈利的小企业主,实真实在地看到了税务体系数据对接银行借款的直接与高效。

 参加本次调研的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学生杨楠在她的微博里这样写道:“小微企业和它们背后努力的人们,有自己小小的期望,有选择、有温度、有自信心。与我对家乡固有的安于现状的印象不同,他们关于搭上数字经济的开展快车各有途径。”

 不用找零、更加便利,付款码成小店标配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学生何秋璇将这次调研的目光聚焦到自己家乡的小吃——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的米粉产业。这里的许多小店,都是典型的“夫妻店”:妻子在门口的小柜台收钱,丈夫在厨房里给交了票的人做米粉,其他家人拾掇碗筷、擦桌子。

 龚氏配偶在龙胜运营米粉店现已有7年了,他们开了2家“怡盛园桂林米粉”店,常常要从早上六时忙活到下战书三四时。刚进店门,何秋璇就发现,负责招待顾客的老板娘面前的柜台上,立起了支付宝的付款码。

 老板娘通知何秋璇,这些付款码是2018年才用上的,现在每天来吃粉的顾客中,“差不多有一半用这个。”她很乐意顾客扫码付款,因为这样就不用再像曾经一样找补零钱,更重要的是,不怕收到假钞。

 小小的付款码,现已从一二线城市走进小城小镇小村庄,成为不少小店小厂经商的标配。复旦大学“观察中国”小微企业调研组发现,超过六成首访的小微商家主要依靠移动支付收款。南京大学小微企业调研组发现,这些三四五线小城市的小生意中,现金付款占比现已不到一成,有91%的首访小店用起了付款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