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焦虑何时不再困扰家长

本年两会第一天,一份民进中央提交的 关于进一步促进家庭教育开展的提案 引发言论重视。提案走漏,相关数据显示,68%的家长对孩子教育感到 比较焦虑 十分焦虑 。

无独有偶。当天,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十二中校长李有毅,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重庆市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赵石屏做客中国教育报刊社 两会E政录 ,重视的就是由家长辅导作业引发的家庭教育焦虑。

梳理连日来代表、委员关于家庭教育的观念不难发现,教育焦虑、家庭教育立法、家校关系等要害词背后,是一场对家庭教育心态与教育生态的集体重视。

心思失衡导致教育焦虑

教育焦虑是社会焦虑在教育过程中的反映。心思失衡导致了焦虑,导致了家庭教育的动作变形,对孩子教育过度化和片面化倾向严峻。 郑州高新区艾瑞德国际校园校长李建华说。

有研讨者认为,教育与个别和社会的生计和开展亲近相关,当教育意图与预期成果发生严峻误差时,大众对教育的焦虑感就会发生,尤其是家长。跟着社会开展与家庭教育功用的变化,曾被视作非准则化的爸爸妈妈个人事务,其社会属性更加凸显。

教育焦虑已然成为一种社会焦虑,是社会转型期无法回避的社会意理问题。社会竞争所构成的压力无可防止地流向教育,直接或直接地传导给了家长和孩子。 中国教育科学研讨院教育开展与改革研讨所所长吴霓认为,家长的各种教育焦虑,一方面是源自教育开展水平的不充沛、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均衡;另外一方面也与大众因优质教育资源竞争而发生的社会情绪相关。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周洪宇认为,关于 校园减负,家长增负 的现实问题,真正给学生减轻压力是一个社会生态环境问题,它触及政策、环境和家长的教育观念。中国人口多、就业压力大的特殊国情加剧了家长的教育焦虑,但这是一个阶段性问题,解决它不能完全赖校园,不能完全赖教育行政部门,也不能完全赖立法,而是需要方方面面的统筹,才干构建杰出的教育生态圈。

剧场效应 改变教育生态

自2001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本质教育的抉择》以来,我国进入本质教育时代。但在多年应试教育固化观念的影响下,教育焦虑便跟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开展而日趋集合,进而影响着特定开展阶段教育生态的变迁。

党的十九大陈述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现已发生转化。体现在教育领域,则体现为人民群众对高质量教育的需求与优质教育资源不足够、不平衡之间的矛盾。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刘利民曾撰文指出,教育历来不是教育本身的事情。一个国家的教育水准,不只取决于教育体系本身的水平,还取决于这个国家教育体系赖以存在的整个社会的教育水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