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不满意就退费”有何不可

“不满意就退费”这种吃力不讨好、还兼伤筋动骨的方案,无论存在多大的缺憾和缝隙,准则出台本身就是一种前进、是患者权益和医患关系的润滑。


近日,一份《赣州市医疗机构“不满意就退费”工作施行方案(试行)》的征求定见稿引发网络热议。这份草拟稿规则:患者在承受诊疗效劳过程中,对试点医院提供的门诊、住院、医疗后勤保障等就医环节中的某一项效劳若有不满意的,可向院方进行投诉,并按相关规则对该项效劳不满意请求退费。

好评无赏、差评退费,这份医疗机构自我加压的方案是够新鲜。不过,不出意外,新闻跟帖里很多未细看方案的人将这份文件冠上了“脑子抽抽”“外行政策”等名头。

有人认为,除了传统的医闹,此举怕是要催生出新行当——“医赖”。因为此前医疗机构“先行垫付”试水,便有人诊疗完毕“玩失踪”,这回不满意就退费,还不得冲着“退费”死耗究竟?还有人为医院操心,认为整天评价患者退费的应不该该,自己把自己困死在对错胶葛里。亦有人称效劳情绪不是要害,要害是诊疗技能和收费,这种“满意度”上绣花的主意,其实不能有用改善医患关系。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这些观点,似乎有一定道理,但根本上都是以无赖假定的有罪逻辑,将看病的患者及家族,钉死在贪廉价、无底线的羞耻柱上。一则,准则设计当然要做“最坏的计划”,乃至要“不惮以最坏的歹意”来查漏补缺。不过,任何准则从落地的那一刻起,就是“有限理性”的产品,不可能一会儿就八面玲珑。就像这个“医疗不满意就退费”方案,或有缝隙,总能修补,有必要因为条款的不完美就一棍子打死?二则,“不满意就退费”并不是一个随便臆想的概念,而是有着严厉的权责关系语境。比如方案规则,即便是“退款”,经医院核实确定无误后,才可退还当日该医疗效劳项意图效劳性费用。“且退费规模仅限于文件所列医疗效劳性收费项目,医疗技能性项目(如手术费等)、医疗技能医治效果及已耗用的卫生资料费不属于退费规模之内。”换言之,这个退费规则是有诸多前置条件的,其实不是患者及家族撒泼耍赖就能够乖乖服软的“示弱法则”。至于靠此拯救医患关系如此,不过是掉包概念的欲加之罪。

有一个共识是明确的:即便不久前北大医院医师被打的新闻刷爆言论场,我们仍然说当下的医患关系总进程仍在趋于理性、弛缓。这个判断,并不是从个案抽出的结论,而是来自法治力气的支撑。2015年11月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将“医闹”行为正式入刑;尔后,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相关定见,明确使用互联网等媒体歹意炒作医疗胶葛等行为都将构成违法。最近的,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10月22日开幕,二次提请会议审议的根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对构建调和医患关系亦作出了详细规则。于此布景之下,若执法与执罚双到位,“医疗不满意就退费”还怕什么绊脚石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