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烈士陵寝,他据守13000多个日夜的“阵地”

阳春三月,慕名前来的游客涌向华山脚下的华阴市华山镇。在游人停步摄影的玉泉路北段,有一处松柏成荫的幽静小院。这里,便是伤残老兵张顺京据守的“阵地”——华山烈士陵寝。

1982年,张顺京第一次来到这里,眼前是一片荒芜。因长时间无人打理,这里四处杂草丛生、坟堆交错……眼前的景象让这位伤残老兵心里不是味道。刚刚阅历过存亡之战的他,眼眸里装的满是战场的炮火硝烟和战友牺牲时的壮烈。这些长逝于此的革命烈士,和牺牲的战友一样,为了祖国和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他们,不该该被遗忘。

“没人守,我来守!”这一守,就是37年。

请重视今天《解放军报》的报导——

37年,他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力守护陵寝

37年,他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信念告慰先烈

37年,他以“春风化雨润万物”的抱负呵护未来

让我做你们守望祖国的眼睛

■雷兆强

远眺华山,这座浑然天成的花岗岩巨石,与绵延崎岖的秦岭山脉融为一体,像一条伟人的臂膀,拱卫着八百里关中平原。

走近华山,“奇险全国第一山”才露出了冷峻的脸庞。怪石嶙峋,壁立千仞。东、西、南三座主峰,似乎三个严守阵地的钢铁兵士。

阳春三月,慕名前来的游客涌向华山脚下的华阴市华山镇。在游人停步摄影的玉泉路北段,有一处松柏成荫的幽静小院。这里,便是伤残老兵张顺京据守的“阵地”——华山烈士陵寝。

1993年,张顺京一家四口在陵寝门口合影(图片由张顺京儿子张盘石提供)。

1982年,张顺京第一次来到这里,眼前是一片荒芜。因长时间无人打理,这里四处杂草丛生、坟堆交错……眼前的景象让这位伤残老兵心里不是味道。刚刚阅历过存亡之战的他,眼眸里装的满是战场的炮火硝烟和战友牺牲时的壮烈。这些长逝于此的革命烈士,和牺牲的战友一样,为了祖国和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他们,不该该被遗忘。

“没人守,我来守!”这一守,就是37年。

2019年3月14日正午,61岁的张顺京像平常一样坐在陵寝中心的那张石桌前,慢吞吞地抽着烟。他的身后,是一座名叫天福堂的三层建筑,里边摆设着300多位烈士的骨灰盒,门口拉着一条黑底白字的横幅:革命先烈,永垂不朽。天福堂的四周,是整齐摆放的196块墓碑。

不一会儿,身高1.9米的他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出了大门。他要上街给卧病在床的妻子买饭。

37年,13000多个日日夜夜。张顺京拖着这条瘸腿,带着妻儿,一直像身后的华山主峰一样,守护着这一方六合。

国家一天天强起来,日子一天天富起来,他们住的当地也不能差

1982年,阎良姑娘胡海燕嫁给了富平小伙张顺京。新婚之后,这个24岁的年青姑娘跟着张顺京来到烈士陵寝,心一会儿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