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兵营·记者在战位】老狙通知你:怎么从“冲山头儿的

【新春走兵营·记者在战位】老狙通知你:怎么从“冲山头儿的”成为一名“特等狙击手” - 中国军网

【新春走兵营·记者在战位】

老狙通知你:怎么从“冲山头儿的”成为一名“特等狙击手”

■中国军网记者 孟凡璐

“砰!砰!砰!”子弹出膛声清脆尖锐,潜力声底气十足,第一组狙击手完成某型步枪射击查核。指令员发出“返回”的指令,狙击手们毫无声气,脸上表情没啥变化,看不出是欣喜或是懊丧,然而平静、平平之中却透着胸有成竹的笃定。

靶场是“狙击手的地盘”,我们对记者这个不速之客显得十分警觉。

“来干啥子?”

“找人!”

“你找辣个?”

“我找……找刘先银……”

为了粉饰为难,记者的一只脚不停地在枯草地上画圈……

刘先银(右一)量算队员射击成果。毛世川 摄

“吃鸡算啥?真实的狙击比那杂乱得多”

刘先银与队友协同作战。毛世川 摄

初见刘先银,皮肤黝黑的他面色平静,声音不紧不慢,似乎那些惊心动魄的以前是他人身上的故事。

刘先银的人生分界限是在2012年。那一年,部队调整扩编,刘先银被特战旅挑中,从“冲山头儿的”成为了真实的特种兵。

“特种兵究竟有多凶猛,真跟吃鸡游戏里一样吗?”

“吃鸡游戏玩得再好也不行,实战化的狙杀比那杂乱得多。”


刘先银与队友在某地域埋伏。毛世川 摄

“躲藏于隐蔽场所,伺人不备,俄然袭击。”狙击手神出鬼没,有必要以兔起鹘落般的快捷,去夺得抉择性的胜利。而这一切都要从残酷的训练中获取技能。

刘先银向记者介绍,平时他们在训练中,会选用针尖穿大米的方法,通过一点一点地磨,一颗一颗地穿,锻炼狙击手的耐性。“枪头上摞上几枚弹壳,坚持弹壳不落,锻炼持枪的安稳性。这一卧就要2个小时。几全国来,肘部的皮肤脱了又换,换了又脱。”

刘先银正在进行据枪瞄准。毛世川 摄

川渝内地,一场为期3个月的备赛魔鬼集训在紧张地进行中,刘先银和其余8位顶尖特种兵每隔一天进行一次13公里负重25公斤奔袭,袜子渗透了血粘在脚掌上硬生生扯不下来。

夜间行军,进入埋伏区后完成构工假装。他们自选区域,挖战壕,掩新土,然后盖上草皮和雨布。5天5夜里,两人一组窝在战壕里,等候随时可能突发的“指令”,乘机完成狙杀。

阅历了剧烈的竞争,一路过关斩将,刘先银以原成都军区第一名的优异成果来到了朱日和参加三军“砺刃-2013”狙击手集训。

1

相关阅读